清歌

人生是一场修行,我在潜行。

 

遇见未知的自己(5) [作者名] 张德芬

我为什么常常不快乐? ──失落了真实的自己

胸有成竹的若菱,带着准备好的答案和满腹的疑问再度拜访老人。轻敲门后,还是那句「进来吧」,门就应声而开。

若菱进了屋,这次比较有心思和时间来打量老人的居住环境。

老人的住所极其简单,传统中式家具,俭朴的布置,就是那一个洋里洋气的壁?显得有点突兀。

「这周过得好吗?」一坐下,老人就问她。

「挺好的。」若菱小心翼翼地回答。

然后两人就陷入了沉默之中。若菱听着柴火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,不知如何开口。

半晌,若菱有些迟疑地说:「关于上次你要我想的问题……」

「哦,你想出来了吗?」

「嗯,我想,每个人都在追求财富、权力、健康、爱和快乐!」

一边说,若菱一边偷看老人的脸色反应。

「嗯,」老人点头,「那你呢?也是追求这些吗?」

「我,我当然希望有一定的财富……」若菱一直对钱财有很深的不安全感。

「有了财富以后,你会怎么样?」老人问。

「会比较开心,不再为未来担忧啦!」若菱简直不敢想象,这辈子如果有花不完的钱财的话,那会有多爽!想到可以走进任何一家自己喜欢的名品店,不看标价就随意选购看中的东西,若菱简直有点飘飘然了。

「权力呢?」老人打断了若菱的白日梦。

「嗯,我还不是特别追求权力,因为好像其它的基本要求都还没有满足……」

「如果你很有权力的话,你会觉得怎么样?」

「那……我应该会很满足,很过瘾!」若菱想象当上公司CEO以后的神气模样,对现在的众多长官可以摆摆派头、耍耍威风,颐指气使的,真是酷毙了!

「有了健康呢?你又会怎么样?」

若菱除了小感冒外,没有生过什么大病。对于健康,她的感觉不深,不过她可以想象那些失而?得健康的人会多么珍惜健康。「有了健康就很快乐,很好啊!」

「好,」老人的一连串询问似乎告一段落,「所以,这样追究下去,我们人?所要追求的东西,也不过五个字就可以表达出来!」

「五个字?」若菱有点失望,她还以为会比自己想的更多呢,?知更少。

老人拿起一支粉笔,在石灰地上开始写字──爱、喜悦、和平。

若菱有点错愕,看着老人等他解释。

「你刚才说人?追求的东西,像权力啦、财富啦、健康啦,最终目的还是在追求喜悦与内心的和平,不是吗?」老人探询若菱的意见。

「是可以这样说啦,但是快乐和喜悦又有什么差别呢?」若菱不懂。

「快乐是由外在事物引发的,它的先决条件就是一定要有一个使得我们快乐的事物,所以它的过程是由外向内的,」老人顺便理了一下自己长长的白胡须,「然而这样一来,就有了一个问题啦……」

老人看着若菱,眼里是意味深长的破折号。

若菱的脸上只有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「问题就是:既然快乐是取决于外在的东西,那么一旦那个令你快乐的情境或事物不存在了以后,你的快乐也随之消失了。而喜悦不同,它是由内向外的绽放,从你内心深处油然而生的。所以一旦你拥有了它,外界是夺不走的。」

若菱听得发痴了。她此生连真正的快乐都很少体会到,更别说喜悦了。

「而这里说的爱,也不是你们一般的男欢女爱,而是真正的爱,无条件的,不求回报的……」老人继续阐释。

「就像父母对小孩的爱?」若菱虽然这样问,但是她自己就从来没有得过父母那种无条件的爱。若菱父母自顾不暇,没有多余的爱给她。从小她就只能艳羡别人,或是在看电视、电影的时候,想象自己是个幸运的孩子。

「是的,有些父母的确可以表现出真爱的特质,但是很多父母却是以爱为名,把孩子视为自己的财产,让孩子为他们而活,而不是尊重孩子自己的生命历程。」老人此刻显得有点严肃。

若菱低下头,红了眼。她自己的父母好像视她为无物,她倒?愿父母把自己视为财产,横加干预,严厉管教,而不是不闻不问。

「孩子,每个父母也是人,他们有他们自己的限制。」老人委婉相劝。

「但是你要相信,在过去的每一刻,你的父母都已经尽他们所能地在扮演好他们的角色。他们也许不是最好的父母,但是他们所知有限,资源也有限。在诸多限制下,你所得到的已经是他们尽力之后的结果了,你了解吗?」

若菱委屈地点点头,老人的话的确能安慰若菱受创的心。只是若菱内在始终都有个遗憾,永远的遗憾。

在迷茫的泪水中,若菱抬起头,看着老人。

「我知道你要问我什么,」老人又在发挥读心术了,「你要问我如何才能得到爱、喜悦与和平,是吗?」

「是的,而且,我们每个人都在追求这些,为什么几乎是人人落空?每个强颜欢笑的后面,隐藏了多少的辛酸?为什么会这样?」若菱愈讲愈激动,似乎代表天下人在发出不平之鸣。

「因为,」老人等她说完,简单而平静地回答:「你失落了真实的自己。」


  3
评论
热度(3)
  1. sebiude清歌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阿难清歌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清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