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歌

人生是一场修行,我在潜行。

 

遇见未知的自己(11) [作者名] 张德芬

当灵性与科学相遇 ──我们创造了自己的世界

一个偌大的房间里,挤满了人。若菱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前面不会被人头遮住视线的座位,一屁股坐了下来。引言人短短地介绍了这部影片的背景,说2004年在美国推出的时候,是当年电影票房排行榜的发烧片。

卖座的原因不是去看的人多,而是一个人看很多次,有个律师就看了十次,因为他不相信他为什么会看不懂一部电影。

若菱想,那完了,我可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。

不过,既来之则安之,看不懂就欣赏男女主角也好吧!

第一段电影结束,若菱正在满头雾水、小我深受打击的?态下,导读人上台了。他看起来相当年轻,朝气蓬勃。经过他清晰生动的引导,若菱总算稍稍理解了电影刚才片段的意义。大体上就是说:我们的大脑每秒钟要处理四千亿位(bit)的信息,但是我们只能意识到其中二千位的信息。

所以,我们会选择性地去看东西,并且以此来体验这个世界的人事物。

至于如何选择,就是受到个人从小被灌输的各种约定俗成的观念、信念、标准、价值观等等的影响,完全是因人而异的。所以,每个人每天环顾四周,看见的是他想看见的东西,其它的东西大脑会自动排除掉。「每个人的价值观和成见就是这样形成的吗?」若菱想,但不好意思举手发问。

这一段影片也说到了老人曾经要若菱研究的「物质的实相」和「观察者影响被观察者」的问题,若菱对这个部分胸有成竹,挺得意自己曾经接受「秘密教导」,小我的尾巴就开始翘了起来。

若菱突然觉得,自己像是金庸小说里面的主角,出身贫寒、资质普通,但是因为机缘巧遇碰上高人,经由高人指点,再加上自己勤奋的努力,终于?成一世神功……

导读人又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打断了若菱的武侠白日梦:「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能量的振动,而观察者又会影响被观察者,所以我们创造了我们自己的世界。」

若菱觉得这一句话还是很难消化。

「我们创造了自己的世界?那每个人的世界都是应该很美好的呀,为什么这个世界还如此丑??」若菱不敢当场反驳。

电影还说什么,「科学家证明了同一件物品,可以同时存在于不同的地点」,还有照片为证。

「那又怎样?」若菱心想,「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前几年那个自称会分身,而最后入狱的那个神棍,就是被大家误会了,他倒应该是上师,不是神棍罗!」若菱偷笑。

第二段电影开始,若菱被影片中什么脑部的神经生理生化反应弄得头昏眼花,眼皮上住满了瞌睡虫。导读人上台,若菱精神为之一振。

导读人果然口才一流,他归纳道:

「如果你不断重复做某件事,在生理学上来说,我们某些神经细胞之间就会建立起长期且固定的关系,比方说,如果你每天都生气,感到挫折,每天都很悲惨痛苦??那么,你就是每天都在重复地为那张神经网路接线和整合。这就变成了你的一个情绪模式。」

若菱想,那我遇到不如意的事情就生气的那条神经线应该很粗啦!

那志明呢?志明应该是遇事就退缩的神经网路特别发达吧!

「更糟糕的是,」导读人话锋一转,「当我们在身体层面或是大脑层面产生某种情绪感受时,我们的下丘脑会马上组装一种化学物质,叫做「胜肽」(注),随着血液跑到我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??被细胞周边的上千个感受器所接受。久而久之,感受器对某种胜肽有了特定的胃口,会产生饥饿感。所以如果你很久不生气的话,你的细胞会让你有生理的需求想要去发脾气??」

这个倒真是恐怖呀,不是跟毒瘾一样吗?!

若菱有点坐不住了,一天接收这么多信息,真有点受不了,她也不想再分析了。她趁着放第三段电影的时候就悄悄地溜了出去。

回到家里,志明还没有回来,隐约记得他说今天晚上学校有个庆祝party,为一个荣升教授的女同事庆祝。若菱有点饿了,进厨房煮了点东西吃。

想想这几个星期以来,自从遇到老人之后,若菱愤世嫉俗的脾气似乎有些转变,至少发脾气的次?减少了很多,她感到欣慰。

可是似乎和志明的距离愈来愈远了。

以前回家还会聊一些公司的事,虽说是抱怨这个、抱怨那个,但抱怨也是交流的一种啊。最近若菱自省的时间比较多,很多时刻在回想老人的话,并且拿当天发生的事情来分析、左证,话就讲得少了。而志明这一段时间也特别的沉默,两个人很久没有亲密感了。

现在若菱还没有跟志明提起老人的事。她可以想象志明这个唯物论者不屑的嘴脸。她自己也还是半信半疑地在摸索,所以希望都搞清楚了以后再跟志明说。

想着想着,在沙发上,若菱进入了梦乡。

若菱被推门声惊醒时,一看钟,已经十二点多了。抬头看刚进门的志明,有点微醺,平时一定会抱怨他,今天却觉得志明脸色红扑扑的煞是好看。

志明有点讶异若菱还没睡,低下了头,歉意地说:「去K歌,回来晚了。」

若菱没说话,拉着志明的手坐了下来。若菱知道志明怕她生气,这是以往常见的戏码。不过若菱已经有些不同了,而且今晚的她,希望和志明亲热、亲热。

「好久没做了,」若菱想,「志明应该很高兴我的投怀送抱吧!」

两人在一起十多年了,**做的事已经不再新鲜,若菱尤其是没有兴趣。做为一个男人,志明毕竟有些生理的需求,若菱心情好的时候可以配合、配合,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装不知道、装累、装头痛,反正各种伎俩都使过。

「我累了,」志明当然明白若菱的意思,却含糊地说。

若菱一愣,「这不是平时我的借口吗?怎么变成他的了?」

两人上床睡觉以后,若菱还是不死心,伸手抚摸志明的胸膛,这是志明的敏感带,也是若菱最欣赏志明身体的一部分。

志明的胸肌发达开阔,最能表现他的男子气概。但志明嗯了一声,翻身过去,背对着若菱,不到一分钟就打起鼾来。

若菱气结,「小我」萎缩到不行,睁眼到大半夜才睡着。

注:胜肽(peptides),是一桂氨基酸,台湾现在有很多化妆品也强调是胜肽产品,可以从细胞最根本处改善皮肤。


  10 1
评论(1)
热度(10)
  1. sebiude清歌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一地清冷的月光清歌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清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