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歌

人生是一场修行,我在潜行。

 

遇见未知的自己(12) [作者名] 张德芬

命好不怕运来磨──潜意识中的人生模式

若菱身心俱疲地来到小屋中。

不但昨晚没睡好,今天开会又被整得很厉害。主要是这周要举行产品发表会和记者会,老板们巨细靡遗地问了很多细节。两个老总在这些会上也要较劲,都想要抢先发言,谁也不愿在谁之后。最后,总算定夺:业务老总在产品发表会上先发言,毕竟他是面对客户的;而行销老总在记者会上先发言,代表公司宣布这个产品的升级。

「真是累呀!」若菱想,「怎么官做愈大,小我的需求和胃口也愈大呢!」

老人看得出来若菱的疲惫,进门后让她坐下,倒了杯茶,让她喘口气。

过了好半天,若菱才能把心思带回到老人交代的功课上面。她开门见山地问:「潜意识真有那么大的能耐吗?」她言简意赅,老人也知道她问话的意思。

拿起粉笔,老人这次是在墙上画画。首先他画了一匹马,然后是一辆马车,加上马车夫,后面还有位乘客。

若菱又不知道他葫?里卖的是什么药,不过这个图画倒是挺有趣的,让她精神为之一振。

「这个图就代表着我们的人生。」老人开始上课了。

「马车的构造和质量,代表我们的命,有些人命好,六?大车,含着金汤匙出生,或是聪明能干,或是美貌迷人。有些人命不佳,两个小?子要混一生,出生穷困,生不逢时,才智平庸,相貌不扬。而这路程,就是我们的运,有时康庄大道,有时羊肠小道,而所谓命好不怕运来磨,马车大的时候,走险坡也不觉得摇晃。」

老人讲得摇头晃脑,有点江湖术士的味道,逗得若菱笑了起来。

「这部马车的前进是要靠这匹马,」老人继续说故事,「而且你问这匹马,你有没有权利决定怎么行进哪?马儿会说:『有啊、有啊!我这不就是努力地在前进吗?没有我,这车是走不动的呀!』但是你要问?:『那你刚才为什么左转哪?』他会说:「我觉得左边的脸紧紧的,我就转弯了呀!』老人说到这里,停下来看着若菱的反应。

聪明的若菱已经明白了这匹马的角色是什么了,就是我们的表意识,我们自以为可以操控我们的生活,做出自由的选择,但是实际上,我们是一个自动化制约模式下的机器,很多时候身不由己。就像这匹马,不知道左脸紧是因为马车夫收紧了左边缰绳的?故。

「那么这个马车夫就是我们的潜意识了?」若菱问道。

老人看出若菱的?悟,点了点头,「也就是我们人生的自动化导航系统。」

「但是真正发号施令的是坐在后面的乘客吧?他要去高雄,这个车夫可不会往北走的!」若菱又问。老人也给予目光的肯定。

但是这个乘客是谁呢?若菱有点纳闷。看着墙上的这个图,若菱眼光又移到了地上的圆圈,灵光一现地想到,「啊,这个乘客就是我们的真我!」

老人嘉许地点头,不过这次若菱并没有往常猜对答案的得意,反而益发沉重起来。老人感受得到她的?态,静默地在一旁守着她。

「我们怎么跟真我沟通呢?」若菱沉默了一会儿,开始发问:「这好像又回到我的老问题,」她指指地上的圈圈:「怎么突破重重障碍找寻真我?」

「是的,」老人点点头,「不过,在寻找真我的过程中,我们先要努力地把潜意识的部分尽量带到意识层面,这样我们离真我也会愈来愈近。」

老人边说边在圆圈上加画了一些东西。

「所以你要加大这块饼的面积!」老人指着图中5%意识的部分,「先去潜意识里面探寻你那个被写好的自动化程序(auto - programming)是什么,把它带到意识层面来,让意识之光为你破解生命中对你已经没有用处的一些人生模式。」

天哪!这是国语吗?若菱想,「这一大串词语到底是什么意思?或许,我得去寻找一样东西,这个东西就好比点金石,能把我生活中的负面成分都清除掉,留下光灿灿的闪亮人生?既然有这样好的东西,为什么一开始不就把人生设计得好一点?我从小到大所受的苦到底有什么意义?是谁在掌控着这一切?」

若菱觉得自己的思绪又像毛线球了。她决定从一个最基本的问题着手:「这个自动化程序,还有你说的人生模式,是谁帮我们写好、定好的呢?」

「这个问题也真的是大哉问!」老人认真地思索表达的方法:「你可以说是我们人一生下来就会有一定的一些性格倾向,像外向、内向、悲观、乐观等。然后,我们后天的环境,像家庭、学校、社会、朋友等等,都会帮助我们在童年的时候定好一些游戏规则,让我们创造了种种的价值观和信念。」

「我给你举个例子吧。」老人看到若菱满脸问号,?解地说。「有一个父亲,抛弃了老婆和三个儿子,完全弃他们于不顾。老大长大以后,成为一个很好、很负责任的父亲,因为他潜意识的信念是:我不可以像我父亲一样伤害家人。老二终身未娶,因为他潜意识的信念是:我不信任婚姻,因为我可能也会和父亲一样。老三却做出和父亲一样的事,因为他潜意识的信念是:我要和我父亲一样。」

老人看看若菱,她仍陷入深沉的思考中,于是又拿粉笔在墙上写了一个公式:

性格倾向X外在环境X各种教育X生活事件X前世业力(如果你信的话)=人生模式

「你看清楚罗,是乘号不是加号,所以变?很多,特别复杂!」老人又加了一句。

若菱似懂非懂,但她还是提出了很实际的问题:「那我们怎么样可以知道自己潜意识里面,到底有什么样的模式在以自动化程序的形式运作呢?找到了以后又怎么除去那些不好的呢?」

「很好的问题,」老人满意地说,「潜意识里的东西,会利用很多方式与我们沟通,就看你能不能警觉到,并且理解它。」

老人停顿了一下,笑着说:「这就是你这周的回家功课!」

若菱一愣,一脸无奈的表情。

「然后我会慢慢告诉你,怎么样去应付我们种种潜藏的人生模式。」老人眨眨眼,「上周其它的功课呢?」

「电影看了,书买了还没看。」若菱嗫嚅地回答,「电影看不太懂??」

「没关系。我让你查的资料和电影里面的一些内容,我们以后都会用到。你到时候可以再去看一次,我也不指望你一次就看懂。」老人微笑,然后就低头不语了,若菱知道访谈时间结束了。

「是的,就像我自己的人生,也不是一下就能够读懂,慢慢来吧!只要有信心,我一定能够读懂自己。」若菱暗自下了决心,悄悄地起身离去。


  4
评论
热度(4)
  1. sebiude清歌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清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