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歌

人生是一场修行,我在潜行。

 

遇见未知的自己(20) [作者名] 张德芬

被负面情绪套牢──情绪的障碍

若菱又坐在小屋内,这一次却格外的沉默。

她感觉这个神奇之旅有一点像坐云霄飞车,刚开始的时候很刺激、很兴奋,现在则是陷入了低潮,甚至有点沉重的感觉。认识自己、了解我们个人的潜意识运作模式,深入探索我们自己的内心,这个旅程并不是全然欢娱的过程。

「你说的对!」老人确认了若菱的想法。

若菱心里想,「我只是想想你就知道了,真厉害。」

「深入自己的内在,对很多人来说,就像是在艾莉丝梦游仙境的那个兔子洞中探险一样,下面的洞不知有多深,而且是全然的黑暗,你敢走多深呢?」老人问。

若菱无言以对。老人拍了拍手,转换一下室内的气氛,然后故意大动作地拿个棍子指着地下画的圆圈圈。若菱的情绪也被带动得高扬了起来。是呀,今天又要再进一圈了。

「情绪!」老人故意提高音量说,「现代每个人都面对的难题!

情绪问题是怎么来的呢?」

他又拿支粉笔在墙上画了起来。

首先他画了一个人形图,然后问若菱:「什么负面情绪最困扰你?」

若菱想想,「愤怒、悲伤、焦虑、恐惧??」

「等一下,等一下,一个一个来。」老人笑着说。「好,你的愤怒,当你感觉愤怒的时候,它是在你身体哪个部位?」

若菱想想,跟志明吵架的时候,她的胃最不舒服。

「好,」老人边说边在人形图的胃部写上了「愤怒」。然后是「悲伤」,写在肺部的位置;「焦虑」,写在喉部……就这样一个一个地加上去,这个人形图上立刻有很多负面情绪的标记。

「这些情绪都是一种能量,尤其对孩子来说,一些天生的恐惧,所求不得的愤怒,失望落空的悲伤,都只是一种自然生命能量的流动而已,它会来,就一定会走。」老人叹口气,低声地说:「坏就坏在父母对这些孩子身上自然流动能量的态度。」

接着,他用手指在若菱的前额轻轻地点了一下。

若菱这时候彷佛又进入了催眠?态,回到四岁那一年,妈妈答应周末要来外婆家接她出去玩,她从一早就守在窗外等候、等候,等到天黑了,妈妈都没有出现。小小的若菱站在窗外,一直哭一直哭。

外婆起初好言相劝:「别哭啦,妈妈可能有事不能来,下次她一定会来的。这样好了,外婆带你去买糖吃。别哭了,有什么好哭的嘛,不要再哭了,傻孩子,没什么好哭的,哭够了吧!」

若菱却愈哭愈不能停止,最后外婆失去了耐性,狠狠地抽了她两棍子,才吓得若菱停止哭泣。

「你的感觉如何?」老人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国度传来的。「我好伤心!我、我??我被抛弃了!」若菱找了很久才找到这个字来描述这个经验,「还有被欺骗了!呜??」若菱伤心不已,一直在哭泣。

老人等待若菱的悲伤逐渐平息,又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的额头。这时若菱又回到小时候另外一个场景,在妈妈住的地方。好不容易妈妈接她来住一天,却逼她早早上床睡觉,妈妈好和男朋友在客厅看电视。

若菱不习惯一个人睡觉,妈妈又不许她开灯,「哪有小孩睡觉要开着灯的!」妈妈一把就关了灯,留下若菱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屋子里。若菱吓得全身发抖,战战兢兢地打开房门,再次请求母亲:「妈,我好害怕!」

「怕什么?」妈妈大吼,「都八岁了还怕一个人睡觉?你是怎么被养大的?一点胆子都没有,亏你还是我女儿!」

小小的若菱在黑暗中哭泣,把恐惧深深地压在心底,带着眼泪进入了梦乡。

「好了,回来吧!」老人轻柔地呼唤着若菱。

若菱从深沉的潜意识中逐渐苏醒,恍若隔世。

「所以,这些被否定、压抑的情绪,像你的悲伤和恐惧,就滞留在我们的身体里,」老人又拿着不同颜色的粉笔,在那些身体上的情绪标记周围画上了框框。「像是被?子锁住一般,卡在我们的身体中。」

「这些能量有一个特别的名称,叫做『痛苦之身』(pain body)。」(注)

若菱看着老人的图,不敢想象自己身上到底堆积了多少像这样痛苦的能量;毕竟,在她从小到大成长的过程中,从来没有人给她情绪上的支持和关怀。她有负面情绪的时候,大人不是想要帮助她立刻消除(买糖给你吃哦,别哭了/再买一个给你就是了,别伤心/明天我带你出去玩,别气了),就是否定她的情绪(这有什么好哭/好气/好怕的),要不然就是打压(不准哭,再哭就揍你/不准发脾气,小孩子凭什么生气)。无论采取以上任何一种的策略,她的情绪从来没有被认可、被接受,所以,它们也从来没有离开。

老人看着若菱的心路历程,理解地说:「所以将来你做母亲以后,要记得,给孩子无限的情绪上的支持和认同。」

若菱不解地抬头,「那不是会宠坏小孩吗?而且,我不会有小孩的。」若菱又难过地低下头。

老人笑笑,向她保证:「你会有小孩的,而这个教导我就留给我的助教来教你吧。」停顿了一下,老人继续说:「这个痛苦之身在我们的身体里面,是自成一格的一个能量场,有它自己的生命力。它以痛苦为食,如果你不喂养它想要的食物的话,它会制造一些事端来产生它所需要的情绪来维生。」

若菱心想,怎么听起来如此熟悉。「哦!就是胜肽的需求嘛!」

「没错,它需要各种不同的胜肽来滋养它。」老人同意。「所以,对某种特定胜肽的需求,会造成我们对一些事物的自动反应,就像那部电影所说的,某条特定路线的神经网路就已经架构好了,所以遇到?况的时候,我们不假思索就会自动做出反应。我们在众多信息、现象、?态中,过?出能支持我们、产生我们需要的胜肽的信念和想法,然后深信不疑。」

若菱想:「那我最主要的胜肽需求是什么呢?」

老人定睛看着她:「你很快就会知道了!」

注:痛苦之身(Pain body)在《当下的力量》(扬升出版社)这本书中有详细的解说。


  3 2
评论(2)
热度(3)
  1. sebiude清歌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清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