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歌

人生是一场修行,我在潜行。

 

遇见未知的自己(21) [作者名] 张德芬

 在谷底惊见阳光──情绪的体验

若菱循址去找老人的另外一个学生,就是老人口中的「助教」。

很奇怪,这次老人只给地址,没有电话。若菱到了台北西区的一个比较杂乱的地方,惊讶地发现,她要找的人是个面摊的老板娘。

老板娘正在忙着煮面,若菱看看时间,下午两点多了,生意应该很快就会清淡,于是她坐在旁边等待。

「小姐,吃面吗?」老板娘热情地招呼她。

「嗯,哦??不,我是一个老人??」话还没说完,老板娘立刻放下手上的活,冲过来热切地问:「老人好吗?」

若菱有点被她的冲劲吓到了,不过还是礼貌地说:「他很好,让我问候你。」

「好、好!」老板娘笑开了,拉着若菱就进房间里面,「来坐,来坐!」

「你的面摊??」若菱担心她的生意没人照顾。

「没关系,阿宏啊!」老板娘拉开嗓子叫道:「帮我顾一下!」

屋里面走出来一个年轻人,看到若菱,有点害羞地点点头,乖巧地走到面摊上去接手。

「你的孩子好乖、好听话哦!」若菱称赞道。

「还不是老人帮忙教的。」老板娘又笑了,露出满口的金牙。

招呼若菱坐定,老板娘还泡了茶,热心地款待着。

「老人告诉我,你有一个很棒的故事!」若菱开口问。

「哪有什么故事,就是生活啦!我以前嫁的那个老公很不好,天天喝酒,喝了酒就打人,我和小孩一起揍。」老板娘说起过去,好像在讲另外一个人。「我那个时候什么也不会,没有谋生能力,想带着孩子走,又怕养不活他,所以就想带着孩子自?啦!」

若菱听得心惊胆颤,但是老板娘仍然若无其事地继续说下去:「后来碰到了老人,他好神哦,他问我,是不是有一个酗酒、而且会打人的老爸,真的耶,我阿爸就是像我老公一样,我从小最怕听到他喝醉酒拖着脚步回家的声音,连我们家的狗都会躲起来哪!」

「老人帮助我看见,我是有一点胡涂地把亲密关系的模式,都想成必须和我爸爸的那款模式一样的啦。以为我生命中的男人和我的关系就是那个样了,所以我才会无意识地找到和我爸爸一样的老公。而且,我小时候很想救我爸爸,可是无能为力,所以长大以后,就会找一个和他一样的男人来去拯救啦!」

老板娘虽然没读过多少书,可是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潜意识里的人生模式说得很透澈。

「然后,他叫我去找一个她的学生,她的遭遇和我一样。不过人家是大学毕业生呢,老公还是大学的教授哦!可是一生气还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谁都揍。她告诉我,我们这种从小就受虐待的人,身体都会习惯要一种化学的东西,叫什么??」

「胜肽。」若菱帮腔。

「对啦,胜肽,就像吸毒的人要吗啡一样,很可怕呢!」老板娘眼睛睁得大大的,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。

「那胜肽的这种毒瘾怎么样可以消除呢?」若菱迫不及待地问到重点。

「嗯,那个大学生是说什么去灵修啦,打坐、念经,或是祷告、唱诗歌。可是我又没有宗教信仰,不想搞那些。她又说什么去?瑜伽、身体工作啦,上什么工作坊啦。听起来是很好啦,可是我哪有那么多美国时间和钱?我准备要离婚,然后自己一个人养孩子,根本没办法去做那些!」

「那怎么办?」若菱都为她着急。

「老人说,去做那些是很好,很快就会见效啦,但是他教了我一些不花钱就可以达到同样效果的方法,我试了以后,果然对我很有效。」老板娘骄傲地说。

若菱竖直了身体,准备洗耳恭听。

「首先哦,老人要我写下来一段话,每天要念、要写--我看见我在寻求被虐待的痛苦感受,我全心地接纳这种感受,并且放下对它的需要。」

「这是什么意思?」若菱不大懂。

「我也不太清楚耶,老人说,我们会有这样的遭遇,是因为我们需要这样的遭遇而产生的情绪。也就是说,我们的遭遇是配合我们需要的那种情绪而产生的啦。这是我们的一种模式、习性啦。比方说阿你常常有不被爱的感受的话,你就写:我看见我在寻求不被爱的痛苦感受,我全心地接纳这种感受,并且放下对它的需要。」

「看见它、接纳它,然后放下对它的需要?」若菱还是不大懂。

「老人说,这种东西哦,你愈去排斥它,它愈不走啦,而且还会更强呢!所以,看见了以后,就先接纳它,然后告诉自己,我不需要这个情绪啦,我要放下对它的需要。他说这是说给潜意识听的啦!这样就把那个我们意识的5%扩大了啊!」老板娘努力地用她仅有的知识解释着。「所以要天天念、天天写啦!」

「啊!」若菱明白了,「真是妙!」她想。

「老人还教我要宽恕啦,宽恕我那个酒鬼老公。」老板娘说。

「可是怎么能够宽恕呢?」若菱问,「不是说你想宽恕就可以宽恕的呀!」(注)

「老人告诉我,每个人来这个世界上都有不同的功课要学啦,我的前夫只是来帮助我,给我功课做而已。你看,」老板娘指指周围,「我现在自己赚钱养孩子,日子过得很快乐、很充实,都是我前天帮的忙啊!我怎么还会恨他!」

若菱听得一愣一愣的,不知如何接腔。

「不过老人也说啦,我书读得不多,心思比较单纯,所以很容易接受这些方法。有些人哦,书读太多了啦,想得太多,反而放不下,那种人就要去修?啦,参加什么工作坊,提升能量啦!」

若菱看时间差不多了,赶紧提出另一个重要问题:「对孩子的情绪全力地支持和认同,不会宠坏孩子吗?」

「不会啦,」老板娘又不好意思地笑了,「情绪的支持和认同哦,只是去接纳孩子的情绪,不去阻止或是否定啦,阿行为规矩还是要遵守的罗!」

老板娘想了想,「比如说啦,小孩子在吃晚饭前要吃糖,你不给他,他生气在地上打滚。这时候,你把他抱起来,告诉他:『我知道你很想吃糖,那个糖真的很好吃,阿母也想吃,但是现在要吃饭了,吃饭以后,阿母和你一起吃。』孩子如果还继续哭闹,你可以说:『哦,我知道你吃不到糖好生气、好伤心哦,我们让你摸摸它,跟它打个勾勾,说好吃完饭就吃它好不好?』这样孩子的情绪可以充分地被理解,而且他也可以自由地发泄情绪啦。」

老板娘唱作俱佳,讲话声调也有高有低,活脱脱就是个演活市井小民(就是她自己)的演员。若菱觉得她摆摊卖面实在太可惜了!

老板娘看看若菱,又说:「老人说情绪就是一种能量啦,会来也会走,大人不要干涉,要让孩子自己学会怎么去处理自己的情绪,我们要做的,就是给孩子无限的爱和支持。如果你用转移的方法来教孩子避开负面情绪的话,孩子长大以后就学会了用代替品来逃避情绪,什么抽烟啦、吸毒啦,还有那些工作狂的啦,很可伯的呢!阿如果你去压抑孩子的情绪的话,那就更不好了呀!」

老板娘一席话听得若菱好不佩服,难怪穷乡僻壤之间也可以养出伟人,家庭教育真是重要!

注:宽恕的真义,请参考《宽恕十二招》,奇迹信息中心出版。


  5
评论
热度(5)
  1. sebiude清歌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阿銀哥清歌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Jeffery清歌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清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