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歌

人生是一场修行,我在潜行。

 

遇见未知的自己(33) [作者名] 张德芬

未实现前就先感恩──最后的试?

若菱今天朝气蓬勃地来到办公室,自从志明的事件之后,她从来没有这么神清气爽过。

可是进了办公室后,她又觉得气氛相当不对。若菱平时和同事往来不多,在上回玉梅考绩事件之后,连唯一的办公室友谊也告中断。所以办公室的八卦、流言、小道消息她从来不知道,但也乐得清静。

最近若菱可能对能量愈来愈敏感,此刻办公室的风声鹤唳的感觉,让她很不舒服。还好,很快答案就揭晓了--在接下来的例行周会上,老总发布了公司又要重组的消息。对这家大公司来说,重组不是新鲜事了。但是这次重组对若菱关系比较大,是整个行销部门的重组、精简人事。

老总说了很多冠冕堂皇的话,若菱只在担心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。偷眼瞧看坐在远处的玉梅,她倒是老神在在地坐在业务老总旁边。

若菱不小心掉了笔,悄悄地弯下腰在地上找,眼角余光看到玉梅和业务老总的脚居然缠在一块儿。若菱脑门气血上冲,差点儿?了过去。原来如此!怪不得在考绩事件上业务老总力挺玉梅,看来这次改组要走路的也不可能是玉梅了!

会后,行销总经理--若菱的老板王力叫若菱进办公室。若菱此时早有心理准备,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「坐下吧!」老总招呼她坐在对面的椅子上,然后清了清喉咙,「你知道,你是我们行销部门最优秀的经理,但是这次公司改组,在各方面的考虑都不大一样,嗯??你可能要在两个月之内,在公司内部找另外一个工作,否则,嗯??」王力自己都有点说不下去了,只有说:「很抱歉!」

若菱麻本地点点头。她了解自己老板的为难之处,多说也无益。「您知不知道哪个部门现在可能有空缺呢?」

「嗯,我也不清楚,我可以帮你安排跟人事部主管见面谈一下。」

「好的,谢谢!」若菱知道大势已去,无可挽回,站起来走出了老板的办公室,脚步一软,还差点跌一跤。

当天剩下的办公时间,若菱一直在与自己的情绪和思想交战。

她知道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臣服。臣服于变化的无常、公司人事的不公,玉梅利用美色留住自己的职位。

但是另外一方面,她的脑袋却忍不住编造许多的故事:「我回国就进了这家公司,一直努力打拚到现在,都快十年了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为什么一个公司组织改编就会让我?落到要走路的地步?我还有前途吗?我还有脸去见别人吗?为什么命运如此的不公平?」

这些故事、思想,让她愈想愈伤心,这时她觉得下丘脑一直在分泌「我没有价值」、「我不受尊重」的这?胜肽。若菱也开始怀疑,自己碰到老人到底是幸还是不幸?首先是婚姻出问题,现在连工作也不保,真是愈想愈倒霉!

若菱真是如坐针毡,好不容易煎熬到下班的时候,抓了包包就往外冲,直接开车?到老人的小屋去。

一路上,随着老人的小屋愈来愈近,若菱的思绪也缓和了下来。

首先,她清楚地看到,发生的事件本身是中立的,因为,如果她今天是一个正要辞职、想去做全职主妇的人的话,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。毕竟这样大的外商公司资遣资深的员工,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,若菱几乎可以拿到一年的薪水。

所以,让若菱情绪起伏不定、让她受苦的不是这个事情本身,而是她对事情的态度、看法,还有围绕着这件事情、若菱自己编造的种种「故事」。

然后,若菱看到自己情绪上对这件事情抗拒是如此地徒劳无功。公司已经做了这样的决定,玉梅与当权派的床第关系是若菱绝对打不过的。挣扎、痛苦、反抗全是无效的,徒然浪费自己的时间和能量。

本来她以为自己看到老人会失控、歇斯底里地抱怨、哭诉,但在清楚地看到这些之后,若菱的感觉好多了。当老人开门让她进屋的时候,她已经恢?正常的?态,只是无奈地蜷缩在椅子上,活脱脱的一条可怜虫。

老人早已泡好了茶等着她。

怜惜地看着她,老人开口问:「?此刻的感觉如何?」

若菱思索、感应着自己此刻的感受,简短地回答:「悲伤、震惊、恐惧。」

「很好,告诉我它们在你身体的哪个部位?」

「在心口中央。」

「好,试着去感受它,100%地感受它,不要压抑,深呼吸,把你的呼吸带到那里去。」

若菱试着去感受那份委屈、不平、自我价值贬低、小我萎缩的感受,还有对未来的无名恐惧,然后把呼吸深深地带到心口的部位。

「维持一个观察者的意识,看着你的这些负面情绪,不要批判,带着爱的觉知,在你的心口处迎接它们。」老人再度提醒,「深呼吸!」

「特别去感受那个小我被贬低、缩小的感受,」老人指示,「只要你允许小我的缩编,你的内在空间会因此而扩大。记得,去允许,然后放下!」

若菱闭着眼睛深深地呼吸,感受自己内在发生的种种?况,维持一个爱的觉察的感受,看着这些负面情绪在心口聚集、扩大、增强、停留、缩小、减弱,最终消散。

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,若菱张开了眼睛,充满感激地看着老人。

老人突如其来地问:「心想事成的秘密是什么?」

若菱苦笑,她还没开始?习心想事成的诀窍就已经丢了工作,哪里还敢想呀!老人不放过她,深邃而智慧的眼睛,定静地注视着若菱。

若菱只好迟疑地背诵:「嗯,先要解除自己的人生模式,学会自己的功课,然后全心全意地用观想的方法去散发『事已成』之后那种愉悦感受的振动能量,」若菱这时顽皮的一笑:「然后要赖皮地在未实现之前就先去感恩,嗯,还有就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必须很清楚、很具体,而且要为它付出一定的努力,同时言行一致。」

「很好,」老人嘉许,「现在你来做吧!」

若菱一愣,「什么?做什么?」

「你不是很伤心、震惊你丢了工作吗?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工作,你现在就来心想事成吧!」

「我??」若菱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什么。在遇见老人之前,她所有的焦点都是放在她「不要」什么上面,抱怨这个、抗拒那个,很少想过自己真心想「要」什么。

她思索了半晌,缓缓地说:「嗯,我想要帮助别人。」

「帮助别人的工作?」老人摇头,「大?统了!去售票处卖票也是帮助别人,去孤儿院打工也是帮助别人呀!我跟你说过,要具体!愈清楚愈好!」

「嗯,」若菱闭目沉思,「我要一份能够发挥我过去所学的专长相经验的工作,让我能够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去帮助别人,嗯,帮助别人成长,就像你对我所做的一样。」

「好!记得回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观想你已经成就你想要的东西的最佳时刻是在早晨将醒未醒之际、晚上将睡未睡之时,因为那个时候你与你的潜意识最接近。」

若菱离去时,老人例外地给了若菱一个大大的拥抱,并且看着若菱的眼睛提醒她:「也许,你也应该想想,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伴侣、什么样的婚姻。」

老人的话触动了若菱的心弦,眼眶一转眼泪就要滴下来了。老人的能量慈祥温和,若菱离开小屋好久都还能感觉到身体、心补的那股温暖的振动。

 


  6
评论
热度(6)
  1. sebiude清歌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sebiude清歌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清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