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歌

人生是一场修行,我在潜行。

 

遇见未知的自己(34) [作者名] 张德芬

开始,就是未来──迎风飞扬

若菱这几天一直都在回想老人的话。她真的从来也没想过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伴侣、什么样的婚姻。表面上看起来,若菱好像是逆来顺受地面对自己的婚姻,和志明在一起十几年,从来未有他心,但这并不表示若菱对这桩婚姻满意。

工作也是一样,表面上她在这家公司一待就是十年,一直都在行销部门,从小职员干到经理,但稳定平静之下却是一颗不满、躁动的心。

「我们从来不知道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!」若菱感慨地想。我们所做的,就是去和现实抗争、对现实不满、想要改变他人,改变环境,但却都是徒劳无功,反而适得其反。我们不知道一切的问题都是出在自己身上,只要改变了自己,改变自己的心境,所有的外境,包括人、事、物都会境由心转地随之改变。

「力量是在我们自己的手中!」若菱突然觉察到自己的内在力量已经逐渐成长、茁壮。这天早上,若菱上班的时候,看见志明坐在客厅里,见到若菱欲言又止。若菱大方地问:「有什么事吗?」

其实若菱心里紧张得要命,很怕志明终于摊牌说:「我们去办手续吧!」她真的还没有准备好。

志明支吾半天,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:「我和她分手了!」

若菱一听,心中不知是惊是喜,?那间,脑子就是不管用地停在那里。

「她知道?知道了??」志明说话都结巴了,「天天逼我和?正式办手续,吵吵闹闹的??而?,却从头到尾没骂过我一句,也不吵,也不闹。」

志明低下头来,眼眶都红了,「若菱,我们在一起那么久,还是有感情的。我真的觉得太对不起你了!」

若菱这个时候,满腔的委屈倾巢而出,眼泪止不住地要往下流,但是想起来今天和人事部老总有个重要的会议,可不能把刚刚精心化好的妆给弄糊了。

「我们再试试看吧!若菱??」志明充满感情地说,「我们可以加强彼此之间的沟通,去看婚姻专家都可以??我相信我们可以恢?当初?爱时的甜蜜的??」

若菱倒是真的很惊讶志明的转变。

当初两个人渐行渐远的时候,若菱就曾经强烈建议两个人去看婚姻问题专家,志明觉得太没有面子,而严词拒绝。

若菱看看手表。不行,来不及了,再晚就要错过和人事部老总的会议了。若菱看看志明,很温柔地说:「好,我好好想想,给我一点时间。现在我得赶去上班了,有一个重要的会??」来不及看志明脸上的表情,若菱就冲出家门。这个动作是若菱常做的,但是没有一次像此刻这样的和平和喜悦。动作还是快,心里的节奏却是一首喜悦之歌。

坐在人事部老总张学让的办公室,若菱气定神闲地看着对方。

张总看看若菱的资历,开口说:「你的老板王力大力推荐你,说要不是人事改组,绝对不会放?走。」若菱谦虚地微笑低头。

张总锐利的眼光审视了一下若菱,继续说:「目前公司没有什么特别适合你原来专长的缺??」若菱心一沉,只听他接着说道:「但是,我们部门倒是找一个人选找了好久没有找到。」若菱聚精会神地倾听。「我们需要一个专职的管理发展培训经理(Management Development Manager),不知道?有没有兴趣?」

若菱一听,培训?她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有一点惶恐和失望。但是随即转念一想,培训人才,不就是帮助他人成长吗?她还可以把老人的教导传播出去呢!

张总又补充:「我们一直希望从公司内部招聘,因为希望这个人对公司有比较深入的了解,你在公司这么多年了,应该是没有问题。你的能力我也信服,就是看你自己有没有兴趣和信心。」

若菱信心满满地说:「我有兴趣,而且,我相信我可以做得很好。」

「嗯,」张总似乎很满意若菱的同答,「这个职位的阶级比你原来行销经理的职位还高一些,所以待遇各方面都会好一点。我希望你能好好地干。」张总伸出了手,恭喜若菱。若菱此时的感觉像在云雾中,那么的不真实,那么的飘飘然。

又是难熬的一天。好不容易等到下班,若菱又是立刻?到老人的小屋,可是这一次她敲了半天门都没有回应。

失望之余,低头一看,一个白色的信封夹在门的下方。她心一凉,拿起信就贪婪地阅读,老人的字迹苍劲有力:

亲爱的孩子:

该是你展翅高飞的时刻了。我看到你的成长茁壮,心中有无比的喜悦。记得,要把?的祝福跟所有的人分享,因为分享就跟感恩一样,分享出去的愈多,?回收的就愈多。又该我云游四方的时候了,临走前我送?一句话,记住--亲爱的,外面没有别人,只有你自己。

所有的人事物都是?内在的投射,就像镜子一样地反映?的内在。当外境有任何东西触动你的时候,记得,要往内看。看看自己哪个地方的旧伤又被碰触了,看看自己有哪些阴影还没有整理好。不要浪费能量在那些外在的、不可改变、不可抗拒的东西上。先在内在层面做一个调和整理,然后再集中精力去应付外在可以改变的部分。

记得,每个发生在?身上的事件都是一个礼物,只是有的礼物包装得很难看,让我们心怀怨怼或是心存恐惧。所以,它可以是一个灾难,也可以是一个礼物。如果?能带着信心,给它一点时间,耐心、细心地拆开这个惨不忍睹的外壳包装,?会享受到它内在蕴含着丰盛美好、而且是精心为?量身打造的礼物。

祝福?,孩子。

若菱读完这封信,眼泪早已流满了脸颊,突然一阵狂风吹来,把轻薄的信吹得飞扬了起来,若菱不舍地追逐空中飘扬的信纸,一阵狂飙之后,信还是飘远了。若菱怅然若失,但是当下臣服。

目送着信纸逐渐消失在天际,若菱感觉自己轻盈得像那封信一样可以迎风飞扬。然后她仰着头,高举着双手,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多年后,一个难得的假日,若菱在家,有人按门?。她打开门,只见一个怯生生的女孩说:「请问这是若菱的家吗?我是一个老人??」


  2
评论
热度(2)
  1. sebiude清歌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清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